茶味

法師往往提示要在文化源流上多作深入了解,你才會意會佛教與藝術,禪與生活的互融性是那麼源遠流長,那就不會是靠自己的單一想像,而誤以為佛理是未能未能契合生活了。    

 

禪與花道、禪與茶道、禪與詩人墨客;活活潑潑,盡皆跑江湖。

 

一次,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請來了【千宗屋】日本茶道【武者小路千家】第十五世家元後嗣講述由中國唐朝流傳日本的茶道演變,初期只是室貴冑享用的奢侈品,後來中日斷絕貿易,茶道也停止交流,及至宋朝,日本榮西禪師到華學習佛理,又帶回茶種籽,茶又在日本發揚,那時茶會是講求盛大奢華。第一代茶道大師村田珠光把茶文化與禪宗文化結合,到徒孫千利休時,便發展出「和、敬、清、寂」的理念。

 

講席中有一段很動人:   千利休由華麗形式變為簡樸,是人與人之間的茶道,很簡單。入官休庵先洗手,與塵世隔離。庭苑沒有花,只有綠色植物,強調不是賞樂的地方,是淨心的地方。茶室面積很少,以四疊半榻榻米的大小為準,傳至千利休將之縮為兩疊。品茶是客人與主人,心與心相通,相互融為一體,看主客品茶,呼吸由開始不規律的速度漸趨平靜,漸漸你會感覺兩人的呼吸是一致的,一迅間感覺很神奇,為一迅間的產生,進行一切禮儀作法,必恭必敬地細意執行每個步驟。盡管是相同的主客二人,每次的體會都不一樣。